•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办公系统
  •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单玉成律师“量刑辩护”专题】(三十)邓某某被控贩卖毒品罪案辩护词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5/11 点击:71

    邓某某被控贩卖毒品罪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受安徽省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单玉成律师、安徽润天(蚌埠)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惊惊出庭担任原审被告人邓某某的辩护人,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为切实履行职责,维护援助对象的合法权益,现根据本案证据及法律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邓某某不是“居中转卖”毒品,只是“居间介绍”,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邓某某参与了毒品交易买卖的居间活动属实,但其到底是“居中转卖”还是“居间介绍”,对其罪责刑有重大影响,依法应当根据证据认定。本案中:

    (一)检察机关认为邓某某居中转卖毒品与事实不符。

    检察员认为邓某某系居中转卖行为,因而是独立实施犯罪的主犯。然而,现有证据表明,周某某与“黑鬼唐”直接见面并交接了货款,这一点是与居中转卖明显不同的,足以排除所谓的居中转卖。

    (二)现有证据表明,邓某某在共同犯罪中只是居间介绍的作用,且不能认定其从中获利。

    毒品买家谢某某供述,其将毒资交给周某某,周某某将毒品放在车里交给谢某某的;邓某某的供述与谢某某一致。两人的供述均能证明邓某某既没有接触毒资、也没有传递毒品。因此,从本案证据不能证明邓某某有居间牟利的情形。

    (三)一审判决认定邓某某居间获利没有事实依据,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的证明要求,依法应当予以纠正。

    《刑事诉讼法》规定,认定案件事实应当以证据为依据。本案中,谢某某、何某、邓某某在毒资和毒品交付的供述上,均不能证明是邓某某倒卖毒品给谢某某。相反,三人的供述均指向周某某,证明周某某直接向谢某某收取毒资、交付毒品并且收取介绍费。然而,一审判决却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认定邓某某居间获利,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证明要求,其结论显然错误。

    (四)公安机关未能追查毒品货主,不能由此推定邓某某系毒品的提供者。

    何某、邓某某均供述毒品是“黑鬼唐”和“阿军”的,谢某某也供述周某某两次到一个地方去拿货,周某某也供述毒品系“阿军”提供。综合各被告人的供述可以证明“黑鬼唐”和“阿军”是毒品的提供者。而邓某某在侦查阶段就向公安机关供述了“黑鬼唐”和“阿军”的具体地址及街道门牌号,并且在二审上诉状中重复提到,但公安机关未能积极追逃毒品的真实卖家。在这种情况下,司法机关认定邓某某系毒品的卖家是与案件事实不符且有失公正的。

    二、证据表明,邓某某参与共同犯罪显然是受到引诱,应当认定为本案从犯,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一)邓在本案发生之前,被羁押一年三个月,显然没有参与此前的其他犯罪。

    起诉书指控的前两起贩卖毒品行为虽然未被一审法院认定,但前述事实并非一定不存在,只是因为证据不足而未能认定而已。本案并不能排除周某某、何某两名被告人在本案发生前共同贩卖毒品的嫌疑。

    与之相反,邓某某在监狱服刑,至案发前1个月才释放,显然没有参与此前的贩卖毒品,此次是偶然参与本案的犯罪。

    (二)邓某某与周某某的此次接触并非约定贩卖毒品,而是朋友接待,其使用毒品招待并不是意图贩卖。

    1、邓某某是因为其女儿失踪找到周某某帮忙,此前并无交往。

    何某、邓某某、周某某、谢某某的供述均证明邓某某与周某某是首次见面,且见面的原因是在邓某某服刑期间,其女儿失踪,何某找到周某某让其帮助打听情况。此前,邓某某与周某某互不认识,没有来往。

    2、周某某等人持款主动前往广东购买毒品,邓某某事前是并不知道的。

    根据谢某某、周某某、何某的供述,谢某某想买毒品并告知周某某,周某某联系何某。根据谢某某的供述,此前周某某曾带其去找何某购买毒品,而那时邓某某仍在监狱服刑,可以得出上次谢某某、周某某、何某之间的交易邓某某是没有参与的,何某有独立的货源。此次,周某某提前跟何某联系好,并商议好价格,才带谢某某来广东。周某某到广东后,何某才与邓某某联系,提到周某某帮助其找到女儿的事,让邓某某招待。由此可见,邓某某提前并不知道周某某带人持款来购买毒品。

    3、邓某某是接待客人并使用了毒品招待,这显然是错误的犯罪行为,但并非提前约定交易毒品。

    何某供述其在周某某过来之后才告诉邓某某,并让其友情招待,因周某某帮助其打听女儿,邓某某为感谢而用毒品招待他们,事前并不知其带人过来购买毒品。周某某也供述邓某某没有毒品,借用邓某某的电话给老乡“阿军”打电话。由此可以证明,邓某某此次参与具有很高的偶然性,并非提前预谋。

    4、周某某等提出要购买毒品,并要求邓某某介绍,这段事实是能够查明的。说明邓某某只是临时起意并介绍。

    何某和邓某某均供述周某某提出要购买毒品,邓某某称其没有,周某某便问邓某某是否认识其老乡“阿军”,并用邓某某的手机联系阿军。邓某某事前并不知周某某此行的目的,而是在周某某临时要求下,帮助其联系毒品的卖家。

    (三)居间介绍在共同犯罪中只是起到帮助作用,与居中转卖行为的性质有明显不同,应当认定为从犯。

    居间介绍发挥的是介绍卖家和买家的作用,只是搭建双方认识的桥梁。居间倒卖是在卖家与买家交易中抽头牟利,为避免利益落空,不能让双方见面交付毒资与毒品。2015年《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规定:(二)共同犯罪认定问题:居间介绍者实施为毒品交易主体提供交易信息、介绍交易对象等帮助行为,对促成交易起次要、辅助作用的,应当认定为从犯。

    (四)邓某某虽然此前有涉毒行为,但与本案明显不同,不能推定他有过贩卖大宗毒品的行为。

    1、邓某某以往吸毒,但其提出自己的经济来源是放高利贷,并不贩毒。显然不能因其吸毒而推定其贩毒。

    邓某某自己的供述及何某的供述均证明邓某某是放高利贷的,涉毒行为仅是自己吸毒和帮女孩子调12克毒品,表明其不是通过贩卖毒品来获取生活来源和维持吸毒的。显然,零包贩卖和大宗贩毒有本质的区别,不能因此主观推定其贩卖过大宗毒品。

    2、虽然同案犯声称其有过给人拿毒品的行为,但也只是指在赌场有人需要时帮人拿点货,何某在庭审中回答辩护人提问时也明确说:“在牌桌上拿货能拿多少?”表明邓某某以往的涉毒行为与本案大不相同。

    3、本案有证据证明毒品确实有其货主及来源,邓某某只能依法承担其应有的责任。

    本案中周某某、何某、邓某某供述毒品是从“阿军”和“黑鬼唐”处拿来,不能因为没有抓住“阿军”和“黑鬼唐”而将邓某某认定为毒品的提供者。更不能让邓某某承担毒品卖家的责任。

    根据2008年《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九部分:毒品案件的共同犯罪问题:对于确有证据证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不能因为其他共同犯罪人未到案而不认定为从犯,甚至将其认定为主犯或者按主犯处罚。

    三、邓某某虽系累犯,但根据其犯罪情节及作用,仍然只应当在有期徒刑的范围内对其判处刑罚。

    (一)累犯情节是应当在犯罪情节之后再予考虑的量刑情节,对邓某某在有期徒刑范围内从重处罚,便属罪刑相当。

    根据邓某某在本案中居间介绍的地位和作用,其应属从犯。相比较周某某赚取介绍费,帮助交接毒品和毒资,邓某某比照周某某的量刑应当更轻。邓某某的量刑起点应当选择在有期徒刑的范围内。

    累犯系从重处罚的量刑情节,但并非罪中情节,宜在对犯罪情节评价之后再予以考量,且参照相关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增加的刑期只是在30%以内的幅度,并非法定刑升格的条件。因此,对邓某某的量刑,在有期徒刑的范围内从重处罚便可达到罪责刑相适应的效果。

    (二)本案一审对邓某某量刑畸重,二审法院应当予以纠正。

    根据本案证据,只能认定邓某某发挥的是毒品交易居间介绍的作用,不能认定其系毒品的提供者。因此,一审认定按照毒品卖家给其定罪量刑显然过重,二审法院应予以纠正,以确保罪刑均衡。

     

    综上所述,建议人民法院根据本案证据,认定邓某某为从犯,在有期徒刑的范围内对其量刑。

     

     

                           辩护人: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

    单玉成 律师

    安徽润天(蚌埠)律师事务所

                                     李惊惊 律师

    0一七年十月八日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     上海市法学会     安徽刑事辩护律师网     法律百科     安徽省检察院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合肥本部: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阜阳路191号政通大厦A区6楼
    上海分所:上海市浦东新区崂山路526号江苏大厦10楼B3-4
    E-mail:15505519999@126.com
    联系电话:0551-6789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