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办公系统
  •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单玉成律师“量刑辩护”专题】(四十四)周某被控贪污案辩护词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6/2 点击:59

    周某被控贪污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涉嫌贪污一案犯罪嫌疑人周某近亲属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审判阶段辩护人,参与本案的审理活动。为切实履行职责,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现根据庭审查明的主要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综合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周某私自收取的公证费用中有40%为其应得工资,纪委未予量纪、检察机关未作为贪污数额提出指控,辩护人完全赞同。

    公诉机关指控周某贪污犯罪时,首先将其私自收取的公证费中应当为其个人合法收益的40%排除在其涉嫌贪污的数额之外。同时,本案证据还表明,XX县纪委在处理周某违纪行为时,同样因该40%最终应当为周某的合法收益而在处罚时未予量纪。

    辩护人在这一问题上与公诉机关和纪委的认识完全一致。由于该40%份额客观上应属于周某个人所得的收益,周某在主观上对此明知,因而其客观上不可能因此而侵犯公款的所有权,主观上也不可能具有贪污此款的故意。尽管其直接将自己应得工资部分据为己有的行为不符合财务制度,但此举不具有犯罪应有的严重社会危害性、应受刑罚惩罚性,将之直接排除在贪污犯罪数额之外是对《刑法》总则犯罪概念的正确理解,也充分体现了公诉机关和纪委在这一问题上的客观、公正立场。

    二、周某为公务及其他方面支出的费用不足以认定为贪污,本案能够查证属实被其贪污的金额不足五万元。

    控辩双方对于周某将其使用过期票据收取的费用支付了部分公务招待费用的事实没有争议。但公诉人认为被告人周某是在将公款据为己有之后用于招待费用,只能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不能减少其贪污的数额。对此,辩护人持不同见解。理由是:

    (一)周某使用过期票据收取的费用不能全部推定为其贪污,本案只能根据查证属实被其据为己有的金额来认定其犯罪数额。

    设若周某使用过期票据所收取的全部费用均未上缴单位,且其单位其他人均不知道其使用过期票据收费的情况,那么,可以认定其收取的款项除其应得工资之外均被贪污。但本案事实并非如此:

    1、周某用过期票据收取的其他部分费用上交公证处帐户或者直接用于单位开支的事实清楚,其单位领导并非不知情。

    周某开出的25张票据中,虽有13张票据收取的款项未上交结算中心公证处帐户,但其中确有5张过期票据所收取的公证款被直接上交结算中心公证处帐户。还另有一笔以过期票据收取的3000元公证费,被周某按照单位领导的意见直接支付单位开支。这些事实不仅证据确实充分,起诉书也予以明确认可,充分表明周某没有向核算中心及其单位隐瞒其使用该过期收据的情形。

    2、周某办理公证业务及收费过程也表明,本案不能认定其当时就具有隐瞒其单位及同事直接将公证费据为己有的意图。

    首先,如若意图将收取的公证费用直接据为己有,周某完全可以隐瞒其单位同事由其本人制作公证书,但本案所涉及的公证书并非周某个人私自操作,而是由其同事具体办理。其次,周某收取公证费时均是与其同事一起前往,并非个人独立收取,只是未能够按照规定直接汇款,而是由其直接收取保管。再次,本案所涉及的公证书均是按照正常的卷宗编号排序登记并归档,其收费情况均有据可查,也与逃避监管的行为不一致,其此举也是不利于贪污目的实现的。其四、周某所开具票据的存根联与客户联的数额均一致,也没有销毁存根,且在案发后主动将票据及存根提交纪检部门,由此难以推定其具有彻底将该款非法据为己有的目的。

    3、周某的供述与辩解和纪委查证的公证处坐收坐支情况一致,可以印证周某辩解的真实性。

    首先,周某在供述自己犯罪行为的同时,提出其本人支出了部分公务开支没有冲抵的事实。辩护人认为其供述与辩解是一个整体,在审查时不应仅仅采信供述而无故否认其辩解。其次,纪委对公证处的相应处罚,印证了公证处普遍存在坐收坐支的违纪行为,这一客观事实佐证了周某的辩解。周某作为公证处的负责人,本案显然不能排除其辩解的真实性,亦即,其使用过期票据收取公证费用不入帐包含着为了违规支出公共开支的目的,并不是全部据为己有的目的。再次,周某将部分个人收取的款项用于公务开支的事实进一步印证了周某的辩解,充分表明本案不足以推定周某私自收取的款项均是为了非法据为己有。

    (二)公诉机关推定周某使用过期票据收取的费用均为贪污,显然是受到有关言辞证据的误导,人民法院不应予以支持。

    公诉机关在本案中指控周某贪污公款,对于周某违规后收取费用未对其是否据为己有进行审查而全部推定为其据为己有,未考虑周某收取费用后还可能存在用于违规公务开支的情况。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显然是受到了有关证人证言的误导。

    1、周某其单位领导、结算中心人员及其同事关于对周某使用过期票据、收取公款不入帐行为不知情的回答有不客观之处。

    首先,结算中心明显有周某入帐的过期票据,结算中心有关人员也应当明白这一情况。其次,其单位领导也存在着安排周某将账外资金用于单位开支的情况,且核实了周某的公务开支并签名同意报销,表明其并非完全不知情。再次,其单位同事参与办理了公证事宜、还有人与其共同收取公证费用,却又均称对此毫不知情,也难以令人信服。以上情况说明,言词证据的不确定特点在本案中充分显示。

    2、即使相关言词证据真实,周某对于公款的控制情况也完全符合公款私存的特点,并不必然全部属于贪污。

    公证费用不转帐而采用收取支票与现金,收取费用隐瞒单位其他人员及领导的情况,同样为公款私存所共有,并非贪污公款所独有的特点;周某未将其收取的公款交付结算中心,并非是将该款用于个人挥霍等具有典型贪污特点的方式使用,而是出借给他人、用于公务开支等情况,与私设小金库的违法犯罪行为的表现特点没有区别;另外,其大量公务开支未报销的情况表明该单位确有诸多公务开支需要由其掌握,因而有其坐收坐支的实际需求。而该单位所实行的效益工资制度、财务管理上收支不规范情况,决定着其行为与其他人并无实质区别,客观上表明其行为并非必然为贪污。

    因此,公诉机关对证据的采信及认定有失偏颇,人民法院应当不予支持。

    (三)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能够认定周某贪污的数额不足五万元。

    辩护人对纪委认定周某违纪款数额为8万余元没有任何异议,但认为根据《刑法》罪刑法定的要求,犯罪数额的认定与违纪款数额认定不是同一概念,贪污行为不仅要符合其法定要件还要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并且,还要遵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无罪推定原则及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要求,不能以不具有排他性的推测来认定犯罪。

    由于被告人周某使用过期票据所收取的款项并不能排除被其用于单位的违规支出,且其因公支出的费用只要具有真实性,无论是否合法,均不能认定被其据为己有。因而,只有查证属实被其据为己有的部分才能认定为犯罪数额。

    故此,被告人周某在本案中的下列支出确定为犯罪依据不足:(1)经领导签字批准、三单合一的票据,涉及19829元,不能认定为其贪污。(2XXX饭店的14000元虽然没有合法票据,但因周某供述与XXX饭店的证据一致,且周某当时也不具有串供的可能性,足以表明其真实。真实的支出虽然违法,但亦不能认定为周某的贪污数额。(3)被告人近亲属提供的票据虽然也在形式上有所欠缺,但真实性亦不能排除,且与周某的供述可以印证,因而依法也不足以认定为其贪污数额。(4)在收取XX公司的8万元公证费用后,在很短的时间内给了该单位领导5000元回扣是本案事实。如果能够事前认定周某将此8万元全部贪污,则不能减除其贪污数额。但如果仅仅能够认定周某是违规收取费用,则此笔费用不能直接计入其贪污数额,因为不能排除其给XX公司回扣是履行职务的不法行为,不等同于据为己有。去除这些不能认定为周某贪污费用的支出之后,本案能够认定其贪污的数额不足5万元。

    三、周某在本案中具有自首、立功情节,且自愿认罪、积极退还违纪及犯罪款项,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并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

    (一)周某无前科,在本案中具有自首、立功及自愿认罪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情节。

    1、被告人周某案发前系XX县司法局公证处主任,无违法犯罪前科,其人身危险性不强。

    2、被告人周某在纪委调查油脂化工厂有关经济问题向其了解情况时,如实供述了自己私自收取公证费的违纪及犯罪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3、被告人周某在被关于XX县看守所期间,检举揭发了他人的犯罪行为并已经查证属实,构成立功,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4、被告人周某在庭审中自愿认罪,并愿意接受处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二)根据周某所具有的量刑情节,即使按照检察机关指控的贪污数额,对其亦可以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即使其贪污数额超过5万元,法定刑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由于周某具有立功、自首两个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依法符合减轻处罚的条件。同时,由于其自愿认罪且愿意悔改,对其适用缓刑不至于产生社会危害,可对其适用缓刑。

    (三)由于本案能够认定周某贪污数额不足五万元,根据《刑法》的规定其法定刑应当为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更能体现刑罚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功能。

     

    综上所述,建议人民法院根据周某的犯罪情节、数额,结合其具有的立功、自首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及其悔罪态度,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充分考虑。

     

     辩护人: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

    单玉成 律师   

    二零一零年六月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     上海市法学会     安徽刑事辩护律师网     法律百科     安徽省检察院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合肥本部: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阜阳路191号政通大厦A区6、7、8楼
    上海分所:上海市浦东新区崂山路526号江苏大厦10楼B3-4
    E-mail:15505519999@126.com
    联系电话:0551-67890005